合乐888-合乐888在线登录|合乐888app官网下载

♠《合乐888》全球首家一体化移动娱乐客户端官方下载,海量体育竞猜、真人娱乐厅、彩票投注电子游艺等最新娱乐项目掌中体验!

Tag Archive : 甲子园春甲和夏甲

甲子园最不缺感动和奇迹的地方

相信诸位近来在微博、微信等各个社交平台上,或多或少都看到了一些关于甲子园的文章。这些文章的内容基本上也都差不多:来自秋田县的农校金足农业在“漫画主人公”王牌投手吉田辉星的带领下,在甲子园赛场上不断地上演“下克上”的戏码,一路披荆斩棘,站上了决赛的舞台,而他们将面对的,则是被尊为王者的大阪桐荫。

因为事件本身的戏剧性,越来越多的媒体、公众号(当然也包括不少营销号)加入了报道的队伍,先是给金足农VS大阪桐荫的对决套上了“现实版湘北VS山王”的噱头,进一步又引申到了“这就是我们缺失掉的青春”等能够引起国人共鸣的角度。

微博上五位数的转发,朋友圈里一条又一条100000+的爆款,一夜之间,比主机游戏还小众得多的高野(高校野球)突然就火了。

于我而言这当然是好事,任何小众的亚文化想要拓宽辐射范围,这都是必经的道路。

我从2016年开始入坑棒球,去年在屏幕前全程关注了夏甲的比赛。今年夏天,我终于来到了高野圣地甲子园,在现场看了整整一天的比赛,球儿们为梦想拼搏的身影、热烈的球场氛围都让我感触至深。

借着这股估计不会持续多久的热潮,我也想和大家聊聊甲子园。每年夏天,全日本都会有约4000所高中为了前往甲子园,为了夺取至高荣耀而赌上一切。这些球儿的背后有太多故事、太多感动,这里也只不过是挑选了其中几件轶事和大家分享,如果能让人更多人对棒球、对高野产生兴趣,那就再好不过了。

P.S.关于棒球这项运动以及甲子园的简介,我站的非公式科普帝忠犬小政宗已经为大家做过详实的介绍了,点击下面的传送门便可直达,本文就不再赘述了。

首先就从今年最火的金足农说起吧,真的非常感谢这群来自秋田县,自称“杂草军团”的农校boy,正是他们的神奇表现,才让第100届夏甲远渡重洋,一路火到了中国的互联网上。

全员秋田本地出身;弱小的公立农校连克私立豪强;雷打不动的9人主力;ACE吉田辉星燃烧肩膀的连续完投(完投,即一人投完全场,对投手的体力要求很高)……这些要素确实听上去就让人热血沸腾,也值得大书特书,但你或许也能猜到,国内一些自媒体、营销号在报道热点事件的过程中,为了传播效果,难免会有些调油加醋。

事实上金足农虽然是一所公立农业学校,但在棒球方面并非籍籍无名。在此之前,金足农曾5次打进夏甲(还曾3次入围春甲),取得的最好成绩是1984年的四强,今年是他们时隔11年再次来到甲子园。金足农校内有专用的棒球场和室内训练场,训练条件在公立学校里绝对算好的了,再加上备受瞩目的王牌吉田,在秋田县预选赛开打之前,他们就被当地媒体评为今年县内优胜的大热门。

让金足农在日本也受到万人关注的,还有另一个原因:他们背负了整个东北地区初优胜的希望。

在甲子园百年的历史上,东北六县(青森、秋田、岩手、山形、宫城和福岛)就像是受到了诅咒,从未染指冠军。“悲愿的东北势力”曾11次打进甲子园决赛(夏甲8次,春甲3次),却都折戟而归。

1915年第1届夏甲,秋田中在决赛中1-2惜败于京都二中,没想到秋田代表再次突入夏甲决赛,一等就是103年;

1969年第51届夏甲,青森县的三沢高中和爱媛县的松山商激战18局不分胜负,择日再战三沢以2-4告负;

2011年夏、2012年春、2012年夏,青森县的光星学院连续3次杀入决赛,在单场淘汰制的甲子园比赛中可以说是难于登天!但面对东京和大阪的豪强,最终只能吞下三度屈居亚军的苦涩。

在金足农之前,东北球队最近一次打进甲子园决赛是在2015年夏天。宫城县的劲旅仙台育英在决赛中对阵神奈川县的东海大相模,双方势均力敌战至第九局,后者突然发力连下4分,最终以10-6取胜。仙台育英的ACE佐藤世那在赛后接受采访时,一边哭一边说着“我对不起东北的父老乡亲”,真的叫人心疼。

正因如此,今夏的金农旋风才会在日本、尤其是在东北地区激起炸裂的社会效应。秋田当地自不必说,大批民众聚集在商场的大屏幕前观看直播,共同为金足农的胜利而欢呼;球儿们庆祝胜利的照片占据了秋田各大报纸的头版,多家报社在比赛结束后第一时间增发号外;各大电视台的推特完全是一副“玩坏了”的模样,一条发布于比赛结束瞬间,内容为“啊啊啊啊啊啊……”的推文短时间内就被转发了数万次。

8月18日,金足农在1/4决赛中对阵滋贺县代表近江高校,同一天宫城县的职棒球队东北乐天金鹰恰好也有主场比赛。在职棒比赛间歇,宫城球场的大屏幕第一时间传达了金足农获胜的喜讯,现场掌声雷动。

因为没有料到球队能在甲子园呆那么久,随队前往甲子园的棒球部部员和应援团的住宿费用成了大问题。校方不得已向社会募集捐款,目标金额5000万日元,而据校长透露,最终他们收到的捐款达到了1.9亿日元(约1170万人民币)。

如果说一开始为金足农应援的还只是当地球迷,那到了决赛之前,整个东北都站在了他们身后。

当然,后面的结果可能大多数人也知道了。面对具备压倒性实力的大阪桐荫,这支“杂草军团”没能续写奇迹,决赛中以2-13告负。在甲子园迈入新的百年之际,东北的悲愿还将继续下去。

8月22日,金足农带着准优胜的奖章回到秋田,1400多位民众来到秋田机场接机,欢迎球儿们的凯旋。

除了吉田辉星以外,金足农的其他球员此后的人生轨迹很可能就和棒球渐行渐远了。对他们来说,这个夏天,或许就是樱木口中“最光荣的时刻”了。即便最终与冠军失之交臂,但无论对于金足农的球儿,还是整个东北而言,第100届夏季甲子园都值得永久铭记。

和受到全日本热捧的金足农相比,大阪桐荫(以下就简称大桐了)作为今夏的正牌冠军,多少显得有点“委屈”。这支超高校级的队伍不但被金足农的励志故事抢走了大量版面,其夺冠本身似乎也被不少人视作理所应当。

但其实,实力超群的王者大桐,也背负着最大的压力。这里,想特别提一下他们的队长中川卓也。

去年夏天,大桐踌躇满志地向着第二次春夏连霸迈进。所谓春夏连霸,即在同一年内先后称霸春季甲子园和夏季甲子园,甲子园全程采用单败淘汰制,春夏连霸意味着一年内甲子园比赛全胜,可谓当年当之无愧的高野王者。

在此之前,包括大桐在内,共有7所学校完成过这一伟业,但都只有过一次。2017年的大桐可谓兵强马壮,在春甲如愿折桂后,自然不会放过创造历史的机会。

志在二度春夏连霸的大桐,在去年夏甲的1/8决赛中迎来了传统强校仙台育英的挑战。双方展开了一场卓绝的投手战,7局战罢比分仍旧是0-0。

投手丘上的是大桐的二年级投手柿木莲,整场比赛仙台育英都无法将其攻略。这是仙台育英最后的进攻机会,代表出局的红灯已经亮起了两盏,这意味着只要再拿到一个出局数,大桐即可挺进8强。

眼看胜利唾手可得,柿木先是被对手敲出一记中路安打,随后又投出四坏球,转眼间仙台育英已有两人上垒。

球场上的气氛紧张得简直快要凝固了,此时司职捕手的大桐队长福井章吾走上投手丘,和队友们简单沟通了几句。稳定情绪的柿木继续投球,仙台育英的击球员没有吃准部位,击出的地滚球软绵无力,大桐的游击手稳稳接到来球,将球传往一垒。只要一垒手接到球踩下垒包,即可封杀击球员,结束这场比赛。

然而当时还是二年级的一垒手中川卓也却犯下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错误:他的脚鬼使神差地离开了一垒垒包,再想去踩,竟然也踩空了!绝望地扑向垒包的仙台育英击球员,奇迹般地安全上垒了!

常言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在体育界也有种说法“浪费机会的人,终将受到惩罚”。仙台育英的下一个击球员马目郁也,从柿木手中击出完美一击,没有给大桐的守备球员任何机会,二垒三垒的进攻队员从容地跑回本垒。

这一棒,让仙台育英完成了“9局下半两人出局垒上无人”绝境下的惊天逆转;这一棒,也将大桐的春夏连霸美梦击得粉碎。

从天堂到地狱,转眼间,大桐的球员们已是个个哭成泪人。投手柿木一边哭一边对着镜头说:“一想到不能再和三年级的大家打球就…很不甘心…”

而哭得最伤心的,大概就是中川了。虽然大桐的唯一1分正是由他拿下,但此时此刻,因为自己失误而导致球队出局的悔恨早已将他吞没。

三年级前辈们的夏天就这样结束了,在新队伍结成之际,福井章吾将他的打击手套和队长职务,都转交给了最信任的后辈中川卓也:“今后你就是队长了,明年一定要实现春夏连霸啊。”

在精英云集的大桐,要扮演好队长绝非易事。这一年来中川可谓卧薪尝胆,他在自己的帽子里写下:主将力,作为队长,去改变球队(主将就是队长的意思)。

一年来,中川时刻用这句线年的春天,大桐在决赛中击败智弁和歌山,如愿蝉联春甲冠军,再一次向“史上初二度目春夏连霸”的目标发起冲击。

和之前已经5度入围夏甲的金足农相比,今年另一支初次出现在甲子园的球队,更适合用“奇迹”二字形容。

接手球队后,东拓司从招生到训练,在各个方面都做出了调整。据报道,白山高中的棒球部每年要和县内外的学校进行150场训练赛,旨在通过大量的实战让球员们积累经验;而在平日的打击训练中,球员们使用的都是竹制球棒(比职业选手使用的木制球棒更难使用),这样一来当比赛时换成更有power的金属球棒,之前“负重练习”的效果就出来了。

最后,让我们换个角度,将目光从球儿们身上移开,去看看另一群为了甲子园而挥洒汗水的高中生们。

建校于1920年的西宫高中原本是一所女校,在1949年的第31届夏季甲子园上,该校女生第一次担任起了举标语牌的工作。随着甲子园迈入百年之际,这些Placard Girl也成了大会的传统之一。不少向往着甲子园的少女们,将这里视为追逐梦想的场所,在去年的一期电视台节目中,就有一位二年级女生坦言报考西宫高中正是“为了成为Placard Girl”。

根据我在网上查到的数据,去年西宫高中有102位一年生、117位二年生(三年生因学业原因不参与),合计共219人进行了应募。审查团由6位老师组成,审查重点是“姿势”和“节奏感”,最终选出其中的126人成为今夏甲子园的Placard Girl。在当选名单揭晓的那一刻,洋溢在一张张青春脸庞上的喜悦,就好像和暗恋的对象考进了同一所心仪的学校。

在去年夏甲的开幕式上,就发生过Placard Girl中暑倒地的意外情况,虽然我没法问到这位姑娘当时的心境,但可

,并非只属于球场上燃烧青春的球儿们。场边运筹帷幄的教练、辛劳的工作人员、千里迢迢来到现场的应援团,以及那些倒在地方大会,没能来到甲子园的选手们,乃至每一个在屏幕前关注比赛的普通人。甲子园之所以具备如此强大的号召力,成为日本一年一度的社会现象,同样也离不开这些人的倾力付出。即便是聚焦于赛事本身,甲子园的魅力也远远超出了竞技体育的范畴。在跌宕起伏的比赛过程背后,是球员们十多年来日复一日的坚持,是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的顽强,是有人受伤时不分敌我互相帮助的无私。甲子园就像一个能量源,不断向功利的成人社会注入热情和纯粹。

我试图用文字向你传达甲子园的美好,但有些东西 —— 比如“空气中汗水燃烧过后的温度”,或许只有在现场才能体会得到。这次我老婆和我一起去的,在去之前她还只是对棒球规则略知一二,但在现场观摩了一天的比赛之后,她甚至主动向我了解起了棒球中的各种战术,回到家一口气补完了原本都快弃坑的《钻石王牌》。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